前幾天開車載全家從台北返回基隆的路上,Joanne一直拿食指戳我。

因為大雨不斷+車潮眾多,一時還沒反應過來。

 

最後Joanne終於忍不住說:「爸B,你猜我今天怎麼了~~~」

我這才想起:「女兒你今天打了預防針ㄏㄡ...」(難怪,"食指"="針頭"是吧...)

Joanne:「對啊!」然後趁紅燈時很興奮的挽起袖子,露出打針的地方「都沒有什麼感覺耶。」

 

我打趣說:「你以前還因為怕打針,所以不願意上小學呢!」

(因為幼稚園中班以後預防針就告一段落了,下一階段是上小學才施打)

我們家女兒抗議的說,哪裡有這回事情。

 

話說從前,我還沒繼續抖出來的是,6歲的時後帶著Joanne去醫院抽血作檢查。

當時Joanne是哭天喊地:「救命啊...誰來救救我啊....難道都沒有人可以來救我了嗎...」

求救的聲音迴盪在整條走廊上,搞得壓著她的我們夫妻倆與抽血的護士,都像是綁架小孩子的犯人似的...

 

以前講到這一段時,Fisher就會湊熱鬧的說:「那我呢?我怎麼樣?」

還用說嗎?小孩子都嘛是怕打針,Fisher當然也不例外,不過事後提這些都會笑出來。

Fisher是哭,只是哭法沒Joanne這麼戲劇化的演出就是,而且詭異的是針頭拔了才哭。

小時候我都覺得姐姐很適合去當瓊瑤戲劇裡的女主角。

因為說哭就能哭,而且哭起來都很有戲感~~~

 

真沒想到現在小女子竟然可以笑談打針。

還能笑著說某某同學打完針一直流血「太誇張了,我根本都沒有流一滴血」!

特別是提到某某同學說“打針一點感覺也沒有”時,「一定是他的皮太厚了!」Joanne強調。

 

真的是長大了。

 

 

 

Joanne在雲門舞集律動課程成果發表...這是一隻鸚鵡歐~~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uen1972 的頭像
kuen1972

Random Walk on Kuen1972's Blog!

kuen197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